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  • 时间:2019-07-01 16:27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2017年的秋天,村民饲养的40多头羊被野兽咬死咬伤,一查凶手可能是野猪,但也不排除有其它野生动物作恶。

  从今年5月开始,这个山村再次陷入野兽疑云——村民家的鸡开始神秘失踪。有的鸡舍里一地鸡毛,有的鸡血四溅……

  “真凶”是谁?村民很想知道事情真相,他们从各自为阵到组队蹲守、从连户互助到彻夜照明,网格员胡凌溪甚至专门安装了监控。就在大家都以为做好了一切防范措施的时候,6月15日晚上,又有5只鸡不见了,监控里拍下了一段长长的兽类尾巴……

  老胡在塘秀村已住了半辈子。和绝大多数村民一样,他在家边的空地上搭了个鸡舍,养了近20只鸡。“农村就是这样,养几只鸡带一只狗会更加热闹些,鸡蛋可以给孩子吃,年底还能卖出换一些年货。”他说土鸡蛋吃不完就卖给别人,1.5元/个,一年能有三四千块收入,年底把鸡卖掉也能赚几千块钱。

  “有时候丢一只,有时候两三只,现在还剩下5只。”老胡记忆最深刻的是6月14日早晨,那天起来给鸡喂食,却看到鸡舍里散落着很多鸡毛,“有鸡脖子上的毛,也有鸡尾巴上的毛。”

  清点下来,这一夜少了3只鸡!“以前来喂鸡,它们都争着抢着上来吃食,这一天不一样,全部畏畏缩缩窝在鸡舍的角落里。”联想到月初鸡舍里出现的那个血淋淋的鸡头,老胡顿时明白:野兽又来了。

  从现场看,“作案”者可能是一只或者多只凶猛的动物。“七月份的时候,下过一场大雨,我在泥地上看到大小不等的多个足印:大脚印有6个凹瓣,最宽处约8厘米;小脚印同样6个,最宽处只有3厘米。”

  老胡算了算,去年一年他家因为更靠近大山,所以丢的鸡也是最多的,有60来只。到村里一打听,不少人家也丢了鸡,鸡舍外也同样发现了神秘足印。“去年那半年,村里少了100多只鸡。”

  今年,老胡和其他村民决心要弄个明白。村民们对凶手先做了预测:最大可能是“黄鼠狼”,于是,有人制作了小机关,有人用木板做了捕鼠器。但是没用,鸡舍里依然会少鸡,地上也依然会满地鸡毛。

  “今年5月底的一个晚上,我听到鸡舍里有声音,不只是鸡叫。”老胡喊起家人一起去看。

  天哪!竟然有两只动物在打架!“看不太真切,一只看起来像猫,一只看起来像狐狸,差不多大小,20斤左右吧。”

  “几个人分开在鸡舍附近包围,看看能不能抓到。”老胡的想法很快有了机会实施:6月中旬,其中一只动物又来了。

  “我们几个人赶紧围上去,它见没地方可逃,蹿到了树上。”村民尽管非常痛恨这种动物,但还是非常谨慎,没有下手打。

  从拍下的视频可以看到,这只动物有很长的尾巴,尖嘴,毛色总体偏黑,脸部有两三处很宽的白色皮毛。

  为了继续监控,老胡特意调整摄像头角度,可以完整拍摄鸡舍。不仅如此,晚上甚至还约了几个朋友值守在鸡舍旁。“大家轮流值守,一有动静就跑过去。”

  这只动物应当和上一次蹿上树的是同一类。它尾巴的长度约占身体的二分之一,身体总长大概90厘米,动作非常敏捷,从进入鸡舍到咬住鸡脖子大概只用了5秒钟!

  如果不抓到它,谁都不知道偷鸡动物到底是什么,尖嘴巴的可能是果子狸?是狐狸?像猫一样的动物是豹猫?大家莫衷一是。

  为了解开谜团,钱江晚报记者找到了杭州动物园资深保育员杨忠兴。他在看了近距离拍摄的视频后说,镜头中出现的尖嘴动物应当就是獾,山獾。它是一般类保护动物,杭州周边山上能见。对于另一只看起来像猫的动物 ,因为没法看到图片或视频,目前无法判断。

  通过查询,钱报记者了解到,山獾多栖息在丛林、荒山,山坡丘陵的灌木丛中,善挖洞,食性很杂。獾皮是经济价值较高的皮毛,为三色毛,两端白色中间黑棕;獾毛还可制作高级刷子和油画笔;獾油还是治疗烫伤、烧伤的有效药物。